三身国人

@隆胸刀刀
我和这位高雅的女士关于拉灯的讨论👆
其实是这位聪慧的仙女单方面的发挥。
讲真一开始炕戏是在计划列表内的,但是一开头脑子里就是吴磊迪迪和晓彤妹妹的脸,我总觉得我在犯罪……
再加上看了太多清纯男大学生,对BG的了解仅限于总裁文和动作片😷完全不知道从何入手,所以找这位优秀的姐妹讨论。
姐妹果然优秀,她说的都是我想的,她喜欢的也是我爱的,但是问题就在于我写不出来这么限制的,真按我俩的想法写,阅读300以上我觉得我可以被管制拘役了😷所以把聊天记录节选给大家自由想象一下,毕竟下一章预计开头就是第二天清晨🌝
接上一P再次感谢大家!!!希望大家期中顺利!

【风起青萍】第六章 醉酒(上)

杨平领军回到镜州,头一件事便是去见父亲。进了府,盔甲也来不及脱,一路匆匆地往杨苍的书房走去。
走到一半想起身后还跟了个青萍,又转身对她道:“咱们的院子,你知道怎么走吧?”
青萍点点头。
杨平继续道:“你先回房去,那个侍女还在,叫她服侍你梳洗。我待会儿便去找你。”
青萍还是不作声,依旧点点头,转身要走,杨平又叫住她:
“这次可别再跑了,青萍。”
青萍回头看向杨平,此时已是傍晚,四周皆暗,雨急风凉,只有隐隐的一点天光落在他身上——好像他在哪儿,光就在哪儿。杨平盔甲未解,又冒雨急行军,风尘仆仆,实在是狼狈,可他目光炯炯地盯着青萍,仿佛她不答话他就不走似的,一点也不像个带伤奔波的人。
青萍不敢多看他,低头回道:“我知道的。你先去吧。”
杨平点点头,郑重道:
“等我回来。”

杨平心里记挂青萍,从父亲那儿出来后直奔院内——青萍人倒是在,但神智已有几分模糊了。
她趴在桌上,地上横七竖八地扔着几个空坛子,手里仍攥着酒杯。侍女阿田在一旁缩着,见杨平回来如蒙大赦:
“小将军快劝劝夫人吧,夫人回来就抱着酒坛不撒手,奴婢劝也劝不住——”
青萍好像有所感应,迷迷瞪瞪一拍桌子道:“谁让你叫我夫人的?我是沛国长公主!”
杨平沉着脸问阿田:“军中平日禁酒,这酒哪儿来的?”
“啊?夫人是带着酒回来的”阿田看着杨平越来越阴沉的脸色,声音越来越细:“奴婢还以为,是将军叫夫人带回房来的……”
杨平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敢情前脚刚答应了他,后脚就跑出去买酒!
这个小骗子!杨平恨得咬牙,又无可奈何。阿田看他形容不整,悄悄上前道:“小将军,不如先让奴婢服侍您更衣吧,夫人这儿,一时半会恐怕也用不到奴婢。”
杨平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你只管照顾夫人便是,夫人醉成这样,你连醒酒汤也没备下吗?”
阿田被他的眼神吓住,连忙应声而去。
青萍拍完桌子就又倒下了。杨平自去换了衣物出来,见她合着双眼,以为青萍已睡熟了,便想将人抱到床上去休息。谁知刚弯下腰去拽她双臂,青萍就登得睁开了眼睛:
“你想干嘛?”
明明是好意,杨平却不由得心虚,他讪讪地收回手,站起身道:
“我看你醉了,想带你去安置……”
青萍却严肃道:“现在不行。杨平,我们还有事情没做。”
“什么?”杨平有些愣,转念一想,面上渐渐发烫:
“你是说……”
青萍猛地站起来,抄起酒杯递到他面前,掷地有声道:
“我敬你一杯!”说完一口闷掉手里的酒,再倒一杯:
“再敬你一杯!”又是一口闷。
杨平起初被她吓得有些蒙,眼见她还要再喝,急忙伸手去拦道:“哎你慢点喝,慢点——”
无奈青萍死死抓着酒盏,非要喝完不可,杨平又着急又好笑,只好抢过杯子,将她按下道:“你既是敬我,总要有个说法吧?”
青萍想了一会,认真道:“你说的对,不然我岂不是白喝了这些。”
她冲杨平掰着手指算道:“第一杯是谢你救我;第二杯还是谢你救我;第三杯要谢你今日没扔下我;第四杯,第四杯是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杨平轻声问道。
“现在不能说。”青萍头摇得像个拨浪鼓,“说了你也不会答应。”
杨平看她呆呆的,同平日里高傲刚烈的样子判若两人,不禁起了逗弄的心思:
“你不说,怎知我不会帮你呢?”
“不行。”青萍仍是摇头,“你得喝酒,你醉了我才能说。”
“行啊。”杨平拿过杯子,“我喝了酒,你就能说了?”
“是的。”青萍坚定地说。
她盯着杨平将酒一饮而尽,又将酒杯翻过来检查一遍,才长出一口气,如释重负道:“好啦!现在咱们可以生孩子啦!”
“咳咳,咳!”杨平刚咽下的酒全呛进了喉咙,他难以置信,“生孩子?!”
青萍却不理他,兴冲冲地就要来脱他的衣服,杨平手忙脚乱死守阵地,语无伦次道:“青萍,等等!青萍!这样太快了,不是,那什么,你别摸!”
杨平忍无可忍,一把揽过青萍,将她不安分的双手压在身后——
此刻杨平衣衫凌乱,跟青萍紧紧相贴,他能感受到青萍身躯一起一伏的微动,混着酒香的吐息,一抬头就能看到青萍酡红的双颊,黑亮的眼睛。他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也不想松开手,便那么静静地瞧着她。
“你不敢吗?”青萍抽出一只手,抚上杨平的鬓角,“还是少将军有伤在身,奔波操劳,无能为力呢?”
“我有什么不敢的?”杨平抓住那只作乱的手,轻笑道:“只怕你到时又闹着要捅我一刀,我可吃不消。”
“匕首已经没了。”青萍直直地望进他的眼底,
“你敢不敢就现在,要了我?”
——————————————————
今日BGM:
#over my skin — Tiffany Young
#初恋 — 林志美

首先要道个歉,非常对不起大家一直拖到今天才发出来,还是如此短小的一章……
因为大四🐶在考研苦海苦苦挣扎,再加上大纲粗糙,一边写一边改,就很难找到一整段时间来理顺思路,编辑文章。所以接下来的一章多一点可能也做不到日更。
感谢大家的等待和喜欢🙏🙏🙏我本人以仅剩的四百块生活费实名起誓,本文HE,也许没有那么甜但是一定不会虐!
另外关于上章的结尾预告,在当天的设想里它确实是第六章的内容……但是写着写着发现写不到那么远……对不起大家这个预告可能是下下集预告了😷

【风起青萍】 第五章 归途

“青萍,你现在就得回镜州。”
这是沛良对醒过来的青萍说的第一句话。
青萍难以置信。
“我不去。哥,杨平根本不愿意帮我们,联姻就是个空架子,我要留在这儿帮你。”
“但杨平不仅解了江陵之围,还救了你的命。”
青萍无言以对。
沛良握住她的肩,盯着她的眼睛道:“青萍,听话,回镜州去。杨平护得住你。等你诞下子嗣,就没人能威胁你的性命。”
青萍想大喊,想拒绝,但看到兄长几近恳求的神色,话最终没能说出口,沉默着坐上了沛良送她去杨平驻地的小舟。
阴雨连绵,沛良站在高高的台阶上,看着那叶小舟渐行渐远。都督子虞出现在沛良身后,轻声道:
“大王与长公主兄妹情深,令人感慨。”
沛良没有回头,声音模糊在朦胧的雨雾中:
“青萍出嫁,世上就只有镜州少将军夫人。都督可不要弄错了。”
都督笑道:“大王良苦用心,只怕将军夫人不领情呢。”
沛良猛然回身,眼神如鹰隼般直射向子虞:
“都督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只是外面雨大,大王有伤在身,还请回殿中安心养伤。政务自有臣与鲁相为您分忧。”都督俯身恭敬道。
田战等人不知何时出现在大殿四周,拱手合声道:“请大王进殿!”

杨平驻地。
杨平左臂上有一处五寸长的刀口,正在帐中换药。青萍进来时,正好看到那处刀伤,不禁有些心虚。
杨平抬头看到她,也不提那天的事情,直接将药扔给青萍道:“过来给我换药。”
青萍默默走过去,拿起药粉,慢慢涂在皮肉翻卷的伤口上。药性极烈,杨平虽极力忍耐,鬓角还是有豆大的汗珠滑下。
青萍看在眼里,又平添几分愧疚。她换完了药,起身站在一旁。杨平也不理她,自顾自地穿戴。
半响,青萍还是忍不住问道:“为什么救我?”
杨平冷笑道:“长公主可别多想,两地联姻,守望相助不过是应有之义罢了。”
青萍默然不语,杨平起身就要出帐,又被青萍拦住。杨平看到她手里的匕首,愤然道:“长公主要比,也不是现在!”
青萍却将匕首递给他,说道:“你领兵解江陵之围,我和王兄感激不尽。我刺伤你,是我不对,现在我把这匕首还给你,你要刺回来,或者休了我,青萍毫无怨言。但请你不要迁怒沛国,毁了两国的盟约。”
杨平奇道:“我镜州诚心求娶,从未想过破坏盟约。反倒是长公主,不仅冷言冷语,新婚之夜还意图刺杀夫君,甚至战场上也不忘给我一刀。怎么看,都是你们沛国毁约在先吧?”
青萍急了:“我什么时候要刺杀你,我只是要和你比一场——”
“那城楼下那一刀呢?”
杨平步步紧逼,青萍进退两难,发狠道:“那我便还你这一刀!”说着就拔出匕首,往左手砍去——
杨平忙去夺她的匕首,气道:“你性子怎么这样烈?一言不合就要动刀子,真砍伤了怎么办?”
青萍不愿松手,“我伤了你,本就应该还你——”
杨平气笑了:“我要是能被你伤到,也不用做这个少将军了。”
青萍愣住:“那你的伤…”
“傅立趁我救你之际,背后偷袭。我不好回身才受了他一刀。”
杨平趁机捏住她的手腕,夺过匕首,远远丢在一边:“再者,你掉下来时,刀刃就已经崩裂成了一块废铁。我又有盔甲护身,你能砍出这么一条伤口,我才要佩服你。”
青萍被他抓着手,脱口而出道:“既是废铁,你还来抢它做什么?”
杨平也呆住了,他的脸上浮起一层红晕,讷讷地:
“我,我,本将军心疼匕首不成吗?”
青萍觉得他握住自己的手仿佛要烧着了一般烫,陌生的气氛让她有些慌张。
她动了动手腕,小声说:“那是我的匕首,你心疼什么。”
杨平忙松开她,连退两步,清了清嗓子道:“本将军还有要事在身,你,你先去歇息,我晚上再去看你。”
青萍点点头,却没离开帐篷,反而往榻边走去。
杨平心慌,高声叫她:“青萍!你做什么?”
青萍不敢看他,指了指方才被他扔在那边的匕首,说:“我去拿我的匕首。”
杨平慌忙站起来挡在她面前:“我明日给你一个更好的,你先出去吧!”
青萍被他激起了小性,伸手去推他:“我就要这把!”

“少将军!”
两人拉扯之际,杨平帐下副将杨琼闯进来:
“斥候来报,炎国在七十里外整军,只怕不多时便要拔营起兵。请少将军早做定夺!”
杨平追问道:“对方不过两千之数,怎敢再生事端?”
杨琼看了一眼站在杨平身后的青萍,回道:“末将不敢妄言。沛国宰相已到营地,少将军见过他便能明白了。”
杨平颔首:“叫他进来。”

不一会杨琼领着鲁严进来,鲁严拜道:“杨小将军,我王感念镜州相助,特命我送来粮草与伤药,以表感激之情。”
杨平肃容问道:“炎军是怎么回事?”
“小将军请安心,沛国已与傅将军达成合议,炎军此行便是来拱卫江陵的。”
“拱卫?!”
青萍叫出来,“沛良是疯了吗?”
鲁严对青萍道:“夫人慎言。我王口谕,青萍长公主既已出嫁,便是镜州少将军夫人。军国大事,沛国内政,夫人还是避嫌为好。”
又对杨平道:“小将军,雨天湿滑,道路崎岖,您还是尽早启程,免得夜长梦多。”
杨平冷冷道:“沛国的意思,我明白了。也请鲁相转告沛王,今日之事,镜州必不会善罢甘休。”

鲁严走后,杨平对杨琼下令道:“传我的令,整队集结,一刻之后,起军速回镜州。”
杨琼领命而去。杨平看到青萍还站在那儿,便去捡起了匕首,重新挂在她腰间,对她道:“你喜欢这把,回镜州后我找人给你做个一模一样的来。”
方才一直沉默的青萍忽然对杨平说道:“鲁严是我哥的心腹。”
杨平挂好匕首:“我知道。”
青萍仰头看着直起身的杨平,“沛国背信弃义,你大可杀了我。”
杨平取过头盔戴好,拿过佩刀,拉起她的手走出营帐——手下已将玄将牵到帐前。
杨平把刀交给一旁的护卫,举臂将青萍抱上马,握着她的手对她道:“既然世上只有镜州少将军夫人,那我这个镜州少将军就带你回镜州去,一直护着你。”
说罢翻身上马,双臂环过青萍拉住缰绳,对一旁等待的传令官道:“传命下去,即刻出发!”
传令官一层一层地传下命令,远处黑影重重,隐在雨幕中,似一条巨龙渐渐复苏。
杨平调转马头,领兵向着镜州方向走去。青萍侧坐在他身前,慢慢伸手抱住了他。杨平不语,只伸出一只手抚上了她的肩。
雨太凉了,但是杨平的手如双桥那夜一般温暖。
青萍突然没头没脑地说:“这马该叫踏雪。”
杨平的声音从青萍发顶传来:“踏雪就踏雪,反正我是拗不过你的。”
————————————————————
今日BGM:
#wherever you are — one ok rock
#定制品 — Radwimps

——❤——❤——❤——
Sheldon对Amy说:“I guess, I'm overwhelmed by you.”
     (。•ㅅ•。)♡
杨平对青萍说:“你伤害了我,但老子一笑而过”
      |( ̄3 ̄)|

Amy吻了Sheldon。
      ♡(´ε` )
青萍给了杨平一巴掌。
      (メ`ロ´)/
——❤——❤——❤——
预告:
子虞:“趁你病,要你命Ψ(`▽´)Ψ”

沛良:“洗脚水好喝吗⊙V⊙”

杨平:结婚真好啊,就是大舅子有些不靠谱ヽ(´ー`)┌搞得媳妇现在生了孩子就想离婚。请问大家有没有什么不伤身的避孕方法(,,・ω・,,)在线等,急。

青萍:怎么就怀不上???(・_・ヾ  难道是他不行???

【风起青萍】 第四章 战起

青萍强作镇定道:
“我使沛伞,对你杨家刀法,三合定胜负。”
“好。”
杨平不欲多言,转身向外走去:
“我的刀在外间,我们出去打。”

青萍以为这个过程会很漫长,但其实很快就结束了。她的伞被打落三次,杨平的刀架在她脖子上三次,一切都在瞬息之间。
冰凉的刀刃紧贴脖颈,像它的主人一样不留情面。
“你输了。”杨平居高临下地望着跌坐在地的青萍。
“你不愿嫁我,我也不强求。但婚礼已成,回沛国是不可能了。日后只要你安分守己,我镜州自不会亏待你。”

“少将军!”一名士兵匆匆前来,跪地朝杨平道:
“沛国传来消息,沛王在回城路上遭遇炎国埋伏,身受重伤,江陵围困。将军口令,请您和诸位大人一齐到西厅议事。”

杨平对他道:“我知道了,你去告诉父亲,我随后就到。”
那士兵领命而去,杨苍往房中走去——他还穿着吉服。却被青萍拽住了手臂。
“镜州会出兵吗?”
杨平瞥了一眼惶惶不安的青萍,掰开她的手,一言不发地往内间走去。
青萍追上去:“沛国与镜州已经联姻,镜州总不能置沛国于不顾!”
杨平从箱子里取出衣服,闻言冷笑道:“若沛国真有联姻的诚意,长公主为何三番五次对我刀剑相向?”
青萍语塞,杨平又说道:“我知道你为何不愿嫁我,但既然答应联姻,你就不该如此任性妄为!”
他拿着衣裳,转过身对着青萍道:“我要更衣,还请长公主回避。”
青萍被他推出门外,房门在她面前“啪”地合上了。
她直直地站着,过了一会儿,颤声说道:“就算我求你,好不好?”
门开了。
已收拾齐整的杨平走出来,正对上茫然无依的青萍。她肩背绷得紧紧的,纤细的颈上有隐隐的青筋;脸上的妆还没有卸,双唇紧紧地抿在一起,艳丽的颜色之上,有一双哀哀的眼睛。
这才是芙蓉。
杨平想着,嘴上却说:“事关重大,不敢妄言。”

青萍看着他走远,沛良给她的侍女阿田小心翼翼地过来扶她。
她甩开阿田的手,说:“我要回江陵去。”
阿田忙小声劝她:“长公主,婚礼已成,镜州与沛国唇亡齿寒,少将军总不会见死不救的。”
青萍不理她,拿起桌上的匕首就要往外走。阿田见拦不住她,跪下苦苦哀求道:“公主!您回去又能怎么样呢?不过让大王白担心罢了。您留下来,才是对沛国好啊!”
青萍低头对阿田认真道:“我必须得去找我哥。”
说完,她仍穿着来时的嫁衣,头也不回地走了。

今日镜州少将军大婚,军民同庆,城防不如平日严格。青萍从将军府中偷来一匹马,混出了城外。
城外江水汤汤,山壁陡峭,人畜难行。青萍牵着马,艰难地朝江陵走去。
奔波一夜,终于在天蒙蒙亮时赶到江陵。
青萍从王宫后山的水道潜入,直奔沛良寝殿。
此时沛良并没有入睡。他胸口中了三棱的飞刃,三面血槽,极难处理。御医刚将皮肉割开拔出刀身,正往创口上敷药。
沛良疼得死去活来,不经意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窗口翻进来,他大惊失色:
“你来干什么!”
青萍浑身湿淋淋,脏兮兮,她焦急地冲到沛良榻前,冲他喊道:“我怎么能不回来!我刚走,你就伤成这个样子”说话间就带上了哭音:“哥,你怎么样了?还疼吗?”
沛良无可奈何,对青萍说:“没什么大事。我还没死呢,你着什么急?”
青萍擦去眼泪,又问道:“炎国怎么会突然发兵?都督呢?”
沛良脸色阴沉:“昨夜情势混乱,小艾说都督中了流箭,旧伤复发,无法出战。”
“至于炎国——”
沛良嗤笑:“只怕是见镜州与沛国联姻,狗急跳墙了。”
这时鲁严突然闯进来,神色惊惶:
“大王,炎国主将派人叫阵,即刻便要攻城了!”
“田战呢?叫田战来!”
“大王”,鲁严犹豫着说道:
“田战等人昨夜进都督府探望都督,至今未出。”
听完,沛良脸色变了又变,咬牙道:“好个子虞,以势压人,偏他会玩这一套!”
可眼下沛国无人可用。炎国兵临城下,除非沛良向都督低头,否则江陵,就是下一个镜州。

“我去。”
沛良惊讶地望着狼狈不堪,脸上还留着残妆污泥的青萍。
“我是沛国的长公主,兄长伤重,合该我领兵守城。”
沛良不语,几次想要开口又放弃,最终叹了口气,对鲁严道:“传旨下去,晋青萍为摄政长公主,三军统帅。不服长公主令者,杀无赦。”
鲁严领命退下,沛良又叫住他:“嘱咐下面的人,护好长公主。”
鲁严应下,随即去传旨。
青萍满不在乎地对沛良说:“用不着别人护我。你安心躺下,一会儿我就回来找你。”
她连衣裳也没换,一口热水也没喝,立即上了城楼。
行军打仗,自有定式。她只需在城楼上调度三军,稳定军心即可。
城下喊杀连天,青萍岿然不动。但炎国兵力雄厚,沛国难以抵挡,防线节节溃散。下面有人叫道:“上城楼,杀了沛国娘们儿!”
越来越多的炎国士兵爬上城墙。青萍不得不起身杀敌。一个又一个人倒下,她的手臂几无知觉;脸上,身上都是血,远远望去,好像昨日刚出嫁一般,红衣烈烈。
杨平望见城楼上青萍的身影,说不出是心焦还是生气。他带领镜州援军自后方突围,有人大喊:“援军来啦!”炎军措手不及,顿时乱作一团。
杨平身先士卒,杀入阵中,却无心恋战,一意往城楼奔去。
青萍听到援军二字,猛然回头,望见一身黑甲的少年将军,骑着那匹玄将,如踏雪一般疾驰而来——
她手中已经卷了刃的匕首狠狠地劈在刚爬上来的炎国士兵脑后,那人吃痛向后仰去,手臂早已失了力的青萍不妨,被他一带,跌下城楼——
有一人高高跃起,接住了她。坚硬的盔甲似山一般,青萍睁开眼——
是他。
青萍拼着最后的力气,将匕首刺向杨平的肩胛。
谁叫你欺负我,青萍想,随即沉沉地睡去。
——————————————
今夜的长公主是雨水,芙蓉,和湿透的外衣做成的。
而今夜的少将军只是一位伤心的直男。
今日BGM:
#最后的朱丽叶—容祖儿
#走马—陈粒

【风起青萍】 第三章 新婚

“你!你这个——”
青萍被杨平压在身下,骂也不是打也不是,偏偏那人还洋洋得意,盯着她红透的脸左右端详:
“长公主,白日里见你冷冷淡淡的,又傲慢又无礼,我还以为真要娶个麻烦精回家;谁知这会儿又是刀砍又是活剐的,看来你不是个麻烦精,是只母老虎啊。”
杨平腾出一只手来,拍拍青萍的脸蛋,调笑道:
“原来母老虎,也知道脸红么?”
青萍拼命别过脸,嘴上硬道:
“我是不是母老虎,与你何干!你快放开!”
杨平觉得好笑:“我就不放,长公主有胆量夜袭镜州少将军,没胆跟人共处一室吗?”
青萍无计可施,挣也挣不脱,说也说不过,越气越急,眼泪竟慢慢流了出来。想她堂堂沛国长公主,亲哥哥逼着她嫁给这个登徒子,还软禁她。她生了一肚子气,又淋了一夜的雨,本想教训杨平,到头来又受了这样的侮辱!
青萍越想越难过,眼泪成串地往下掉。
杨平看到她的眼泪,不禁慌了起来:
“我又没干什么,你哭什么?”
听到罪魁祸首这样轻飘飘的一句话,青萍的眼泪流得更凶了:
“谁让你欺负我!”
杨平不知所措:“我怎么欺负你啦?你先跑到我房里来偷袭,我还不能还手了?”
青萍忍不住抽噎:“那你还压着我!”
“啊?”杨平恍然大悟,立刻要起身,想了想,又嘱咐青萍道:“那我放开你,你别再动刀子了,好不好?”
青萍忍住哭音,急忙点点头。
杨平放开青萍,站在地上。青萍坐起身,本想忍住眼泪立刻就走,可哭泣的人一旦开始抽噎,就停不住了。杨平讪讪地立在一旁,看着青萍不住地抽鼻子,眼泪流了满脸。忍不住试探地问她:
“青萍?你……你别哭了,你看你,脸都花了。”
青萍带着哭腔吼他:“谁哭了!”
杨平窘得不知如何是好,憋了半天,又问她:
“那我送你回家好不好?”
青萍仍止不住抽泣:“不要你管,我自己会走!”
杨平却好像下定了决心,上前一步,想给她擦擦眼泪,但摸遍全身,连一块碎布头也没有。犹豫半响,杨平索性伸手一把抹去青萍的眼泪,拉起她的手,向外边走边说道:
“夜已经深了,雨又这么大,你自己回去,我不放心”
杨平的手掌宽大温暖,青萍挣了挣,没能挣脱。杨平将青萍带到马厩旁,指着一匹通体漆黑,只有四蹄雪白的马,冲她笑道:
“这是我的马,玄将。这会子没法备马车,我骑马送你回去。”
青萍闷闷地:“我自己有马。”
杨平坚持道:“你一个女人家,深夜骑马,出事怎么办?”
青萍不说话,杨平便要伸手抱她上马,青萍一扭身躲过,没好气道:
“谁要你假好心。”
杨平也不生气,看她纵身跳上马背,跟着翻身上马。将刚刚顺手拿出的外衣裹在青萍身上,说道:
“外头雨大,你且拿它避避雨。”
青萍整个人罩在衣服里头,杨平的声音闷闷地传进耳朵里。她不应声,杨平也不追问,双腿一夹马肚便出发了。
一路挟雨疾驰,不过一会就到了临章台。
青萍一下马,就头也不回地往内殿走去。即使披了外衣,身上也还是湿了几处。她悄悄回头望了一眼杨平,他深夜出门,没来得及穿白日的轻甲,一身布衣已然被淋透了。青萍突然想到,适才她就坐在杨平身前,只要一回手就能要了他的命。可为什么走了一路,她都没有动手呢?
“青萍!”
杨平冲她挥挥手:
“信物我收下了!”
呸!登徒子!
青萍气冲冲地回过头,方才真应该杀了他!

青萍急匆匆地冲进寝殿,发现沛良正阴着脸坐在窗边。
“你去哪儿了?”
青萍有些心虚:“随便走走。”
“你别忘了,一月之后,你就要嫁去镜州。”
青萍感到烦躁,“我知道,哥你怎么又说——”
青萍的话在看到沛良怀疑的目光后戛然而止,她难以置信地问道:“你疑心我要逃婚?”
沛良道:“你一向散漫,我不得不上心。”
青萍觉着自己的眼泪又要流出来了:
“我再散漫,再不堪,也不会出卖自己的亲妹妹!”
“青萍!”沛良呵斥道。“你的规矩学到狗肚子里去了!我做这些是为了谁?”
沛良站起来,激动地走来走去:
“还不是为了沛国!为了镜州!为了父王母后!”
看到她发红的眼眶,沛良不由自主地放软了语气:“这都是假的嘛,青萍。是权宜之计,你难道不想收复镜州吗?”
“那什么才是真的?”青萍轻轻地问道。
“你对着杨苍卑躬屈膝也是为了沛国,为了父王母后?”
沛良一时语噎,勉强回道:“杨苍领军攻打镜州是不假,但父王母后毕竟不是他所杀。再者,杨苍已叛出炎国,算不上真正的炎国人。”
青萍累极了,身上的外衣还在滴着水,她只想好好睡一觉,不想再跟沛良吵下去:
“什么真真假假,说来说去还是要我嫁去镜州,我嫁就是了。”
她合着湿透的外衣躺下,背对沛良道:“我要睡了。哥,你走吧。”
沛良没作声,过了一会说道:“你好好休息,明日我派人来帮你料理杂事,你只管安心待嫁。”
青萍不说话,抓紧了身上的外衣,听着脚步声渐渐远去。
不过是嫁人罢了。青萍想。
嫁就嫁,登徒子。

初六婚期那日,是沛国难得的晴空万里。
青萍一大清早就被拉起来妆扮,护腕,发簪,腰间的锦囊,她熟悉的物什都被换下去了,连要随她嫁去镜州的丫头也换成了那日奉玉的小侍女。唯一没换的,是杨平与她的信物——那把匕首。
青萍坐在镜州的婚房中等杨平回来。她手心出了汗,滑得快要握不住匕首。
好像月前那晚,她揣着一肚子气去教训杨平,也是今天这样,握着匕首等啊等。不同的是,那日大雨倾盆,她虽冷得发抖,拿刀的手是稳的,一丝汗也没有,每一刀都带着狠劲儿和决然。
脚步声渐渐近了。
他要来了。
青萍忽然觉得冷。
杨平推开门,一身红衣的他格外英俊,娃娃脸上都洋溢着喜意。
“青萍,我给你带了糕点,你——”
杨平话没说完,因为一把熟悉的匕首横在他眼前。
“新婚之夜再打,你说的。”青萍的语气分外冷漠,手也越来越凉,她的牙几乎要打起战来。
奇怪。青萍想,明明今天是难得的好天气。
杨平看着灯下盛裳严妆的青萍,比那日临章台上还要美上几分。
这就是他等了一个月的新婚之夜。
“好。”
杨平收起笑容,周身都逸出煞气。对青萍冷冷道:“长公主说吧,想要我怎么打?”
————————————————————
今日BGM:
windy day #娇气萍傻气平之没有恋爱经历的恋爱脑
handclap  #今夜谁为谁鼓掌

【风起青萍】第二章 夜袭

次日宴中,镜州使者再次提出联姻一事。使者深知沛国与镜州的恩怨,青萍又是沛王唯一的妹妹,话说出口,未免有几分战战兢兢。出乎意料的是,沛王当场应下了镜州的请求,并商定五日后,在镜州与江陵之间的含章台与杨苍父子会面,一月之后,便是婚期。
消息传来,青萍立时便要往朝宴中去,却在门外被黑衣甲士拦了下来。
“让开!”
甲士冲她作了一个长揖,仍站在原地不动。
青萍冷冷道:“我你也敢拦?王兄亲允我可随时出入正殿,谁准你在这儿发疯!”
甲士低低的声音自面具后传来:“卑职来此,也是大王的旨意。”
青萍一阵心冷,不由连退几步,喃喃道:“那我哥呢,他什么时候来找我?”
甲士道:“长公主,五日后便要动身了,您还是安心准备为好。大王有令,婚期之前,您出不得这扇门。”
青萍怒极反笑:“好啊,你告诉他,青萍一定好好准备。”
她咬紧牙,一字一顿道:
“绝不辜负王兄所托。”

五日后,含章台上。
青萍应礼官引导,来到杨苍父子面前,将婚姻信物送与杨平。
王兄替她备的是一枚刻有睚眦的玉佩,连奉玉的人也选好了,青萍要做的不过是朝那小侍女略抬一抬下巴,示意她将玉呈给杨平。
杨平只比青萍大了三岁,如今已满十九。因习家传刀法,身形高大,狂傲刚烈的气质与其父杨苍如出一辙。他十四岁随杨苍出战平邑,斩敌十三人,十六岁时杨苍便将镜州泰半军务都交给了他,平日在军中,如尊煞神一般,杨家军中再没有不服的。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长了一张唇红齿白,眉眼含笑的娃娃脸。
此时娃娃脸的主人瞧了一眼呈上来的玉佩,既不接过,也不表态,只噙着笑问青萍道:“公主见我父,为何不拜?”
青萍不答,扭身冲沛良道:“既然信物已交于少将军,青萍就先行告退。”说完径直离了宴。
杨平冷下脸来:“长公主这般无礼,是欺我镜州无人吗?”
鲁严忙圆场道:“长公主自小在沛国长大,猛然要离家远嫁,一时难过,心中难以转圜也是有的。少将军可不必放在心上。”
杨苍接道:“平儿不必多思,不过小女儿心肠罢了。日后成婚,你多加教导便是。”
沛良僵了一僵,陪笑道:“将军说的是,小妹青萍自幼顽皮,日后还望少将军海涵。”说着将酒盏举起:“惟愿镜州与沛国,互为婚姻,安昌永嗣。”
众人纷纷举杯,一齐祝酒,席间和乐融融。
青萍藏在屏风后面,握紧了手中的匕首。若不是在宴中,在杨苍父子和群臣面前,她真想冲上去质问沛良到底在想什么!当日他们兄妹俩受炎国人的欺负还少吗?今日不过是杨苍前来,何至于卑微至此!
还有那个杨平。
青萍恨恨地望向端坐的少年将军,方才他趁众人举杯之时偷偷拿起玉佩端详,又冷笑着扔回盘中。她全都看到了!镜州主动求娶还敢如此倨傲,简直欺人太甚!
青萍摩挲着匕首,遥遥瞪了杨平一眼,转身消失在殿外。

是夜。
大雨倾盆,夜中不便赶路。杨平便随父亲住在距含章台二十里处的双桥镇上。
此时杨平刚刚梳洗过,坐在床边。正欲熄了灯烛就寝之际,突然感到窗外人影一闪而过,立时跃起低声喝到:“谁!”
一阵凉风袭来,刀刃的亮光划过眼前,杨平来不起多想,猛地后仰躲开刀刃,同时抬腿攻向那黑衣人下盘!
黑衣人一击不成,立即扭身刺向杨平面门,电光火石间,杨平瞥见刀柄护手处的族徽纹样,大惊之下一把攥住了来人的手腕,朝后一扭——
“啊!”
是青萍吃痛,叫了出来。
杨平听得女子音调,一伸手扯下蒙面布巾——
“长公主?!”
杨平呆住了,青萍趁机挣脱出来:
“杨平,我要和你比一场!”
杨平回过神,一听便皱眉道:“不好!你一个女人家,我同你比什么?”
青萍大怒:“女人怎么啦?杨平,你听好,我不仅要和你比一场,若你输了,我还要你去向我王兄解除婚约,再也不踏入沛国半步!”
杨平听得好笑:“那若是你输了呢?”
青萍头一昂:“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联姻绝不可能!”
杨平哈哈大笑,伸手去解青萍颈中的玉佩,青萍大惊失色,无奈双手被杨平牢牢捏住,动弹不得,高声喊叫,又怕引来他人,只好低声威胁杨平:“杨平,你最好现在就停手,不然我死也要活剐了你!”
杨平一手制住青萍,一手去解她颈中物,费了好半晌才拿下来。青萍一开始还咒骂威胁,见杨平不理,渐渐也没了声音。杨平拿着解下的玉佩——原来是一朵芙蓉花,冲着青萍晃了晃,含笑道:“你叫青萍,怎么颈间却挂了一朵芙蓉?”
青萍不答,只怒气冲冲地瞪着他道:“放手!”
杨平闻言,手中又紧了几分:“不好,你适才还说要活剐了我,我可不敢放了你。”
青萍气极,却又不知如何是好,只得瞪着杨平,眼中怒火滔天,烧得双眼熠熠。
杨平看着她,不觉有些赧然,手上也渐渐松了力道:“我不过是想要一件信物罢了。那睚眦玉佩一看便不是女子配物,咱们两个既有婚约,怎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做信物充数?”
青萍手上失了辖制,便拿起匕首朝杨平划去。杨平被她一激,带着微怒重新夺下匕首,压下青萍道:“我赠你匕首,不是要你来刺杀未婚夫君的。”
说着,将匕首重新插回青萍腰间。
“婚约绝不可废,你想比,我就陪你比,只是——”
杨平反手握住青萍的双手,冲她展颜一笑。俯下身在她耳畔道:
“须得麻烦夫人忍到新婚之夜了。”
———————————————————

风起青萍  第一章
【字数虽少但饱含我满满的爱意】
【立志在热情消退以前写完它】
🚩🚩🚩

        荣府长房在看过的红楼同人里跟钗黛那本并列第一。不说题材,两者完全是不同的风格,就像荣府长房作者所说,男女视角不同,再如何贴近也难以两全。钗黛以情致迤逦缠绵见长,荣府长房则以行文布局突出。钗黛少格局,长房缺情思,若两相结合必是难得佳作。
        荣府长房全本说是同人实则是假借红楼之名,脱离此名也完全可以独立成书。比起同人更类似于平行本。相比其他红楼同人而言难得之处在于将贾瑚与齐鲁公主二人完全融入宁荣二府之中,其他同人虽然也有原创人物,但多是托红楼之名的另类升级宅斗流,离不开虐渣金手指,"渣"虽见仁见智,但对于"渣"的刻画绝大多数流于表面,十分刻板。爱之则见其是,恶之则见其非,人之常情而已。不过实在可惜被写滥的红楼众人。荣府长房中其他角色虽不十分立体,但作者行文紧凑,各个角色一言一行多有迹可循逻辑通顺,已经难能可贵。再加上主角二人刻画十分鲜明,整体而言勉强可算为小众生相。
        此外作者对于"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理解也在读过的其他作品之上。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可不是一句空话,挽危墙之势非伟人而不能,且以宁荣二府来说已经是无可挽回的衰败之相。世家之祸多起萧墙,焉知其中没有猜忌之疑?如作者所说触柱而亡,急病暴毙,对齐鲁公主来说是最合乎逻辑的结局。齐鲁天策二人观之虽有所倚仗,风头无两,须知一朝天子一朝臣,利字当头,有哪位当权者能容忍他人酣睡在侧?
        但此书缺陷也在一个"利"字。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原本是没有错的,但是作者笔下的角色于"利"牵涉太深,更像游戏中的NPC人物,包括男主角贾瑚,喜怒哀乐皆因剧情而导。个人认为这也是作者笔下众人物虽不刻板但也逃不出片面的原因。
       作者曾问如何能像女性作者,细写情思一波三折,个人认为除性别因素外,与"感同身受"分不开。女性的共情能力一般是强于男性的,"多愁善感"对于作者来说是很好的优势。不过话说回来,感情描写实在是一件很难的事情。现在的小说中对于感情的描写多数是空中楼阁,实在是令人难过。
        此外对于此书中女主角齐鲁公主颜氏,读到因太子妃压胜一事触柱一章,不觉泪下。也正因此奇女子,原著五分的好也变成了八分。
        最后作者除情感处理角色塑造稍显笔力不足以外,剧情的把控安排都十分好。不过行文虽流畅,对古文史事穿凿痕迹太过,若有一日作者可以将读过的书内化,下笔自然而然文采飞扬,一定会大放异彩,在此祝好。

《任你依靠》脑洞

今天刷MV的时候忽然有的感觉。
那个女孩就好像完全看不到他一样。
真的是很虐的故事啊。
        从清早开始他在餐桌边等待,想着如何以一个幽默的小玩笑开始,如何以一朵浪漫的花朵结尾。不过他会先打响指迎接她,这是他们的秘密手势。他在想她推门的瞬间会不会扑哧笑出声,放下杯子时有没有牛奶沾在唇边,清晨的笑眼是不是只有他能看见,看到花时会是惊讶开心还是会心一笑,一朵是不是有些少,这朵花会不会有些普通,清晨的她拿着这朵花会不会相配……这些事情只是想想都会不由自主笑出声,因为这样一个平凡又美丽的清晨,有牛奶,鲜花,露水,阳光,还会有她。
        但她好像不喜欢牛奶,也不喜欢花。
        她坐在窗边看书。
        他追过去,没办法,一看到这朵花就觉得与你相配,恰好你穿了鹅黄色的上衣,有微曲的棕色卷发,如果你能拿起这朵花,整个清晨都会成为你的点缀。世间有万物,而你拿起花,我的眼里就只有你。
        她拿起花来,插进花瓶。
        看,我就知道它与你相配。真高兴你喜欢她。篱笆里是它迎接了第一缕阳光,露水也对它钟情。你有没有发觉它的花瓣格外舒展?就好像你坐在窗边的样子。假使你现在对我说句话——不,哪怕你只对我微笑,这个早晨就不再有缺憾。
         她把花插进乳白色花瓶,放到有茶色玻璃的方桌上,俯下身去想闻一闻花香。
        这样也很好,花与花相得益彰,人也是这样。看,我们的衣服如此契合,是适合一起吃早餐,一起欣赏鲜花,一起读书,跳舞,甚至度过美妙夜晚的绝妙搭配。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拉起我的手,对我笑一笑,我就立刻带你去度过美丽的一天。
         可是她睡着了。
         那么好好休息吧。你昨天睡得晚吗?没关系,时间走得很快,但我会为你拼命拉回指针。我就在这儿看着你,不出声。要是你觉得沙发不够柔软,你可以靠着我,我随时任你依靠。花很香吧?你的梦里会有甜蜜的香气吗?在梦里也会想起,把这朵花送给你的我吗?
         她醒过来,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怎么了?我吵醒你了吗?我发誓我只有微笑,或许是我情不自禁地触碰了你?还是你梦到了令你不安的事物?啊,原来你想要听首歌。吓了我一跳,现在我最不愿做的事情就是惹你生气。但你看起来好像已经在生气了,你不愿意看我,不愿意对我笑,甚至不愿意和我欣赏同一朵花。是我做错了什么吗?现在我要在你耳边打一个响指,你愿意回应我吗?这是我们的秘密手势 难道你不记得了吗?
        她若有所感,好像有风拂过耳畔。甜蜜的花香充斥鼻间。这朵花可真美,她想。每天早晨它都出现在餐桌上,就好像她的守护神。她笑起来,伸出手伴着空气跳舞。
        真好,你原谅我了。闹脾气的你也让我心生涟漪。          你真可爱。
        你看到我的笑了吗?它因为你而出现,我也只愿她被你看见。
        明天我依旧会等你,因为每一天我都如此爱你。
        我为你写了一首歌,很想唱给你听。歌词是想着你而作,歌名却不知道取什么好。
       刚刚我为它取了名字,叫任你依靠。你喜欢吗?因为我想被你依靠,随时随地。你会愿意吗?

emmm不知道是伯贤的角色去世了还是两个人在平行时空,我感觉更倾向平行时空吧,不然曾经的恋人去世那个女的笑的也太开心了🌚而且平行时空好像更虐……只有我看得到你,却永远触碰不到你。啧啧啧真是一把裹糖的利刃。想想这么悲催的境遇却是这么温柔的歌……哇老阿姨要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