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身国人

        荣府长房在看过的红楼同人里跟钗黛那本并列第一。不说题材,两者完全是不同的风格,就像荣府长房作者所说,男女视角不同,再如何贴近也难以两全。钗黛以情致迤逦缠绵见长,荣府长房则以行文布局突出。钗黛少格局,长房缺情思,若两相结合必是难得佳作。
        荣府长房全本说是同人实则是假借红楼之名,脱离此名也完全可以独立成书。比起同人更类似于平行本。相比其他红楼同人而言难得之处在于将贾瑚与齐鲁公主二人完全融入宁荣二府之中,其他同人虽然也有原创人物,但多是托红楼之名的另类升级宅斗流,离不开虐渣金手指,"渣"虽见仁见智,但对于"渣"的刻画绝大多数流于表面,十分刻板。爱之则见其是,恶之则见其非,人之常情而已。不过实在可惜被写滥的红楼众人。荣府长房中其他角色虽不十分立体,但作者行文紧凑,各个角色一言一行多有迹可循逻辑通顺,已经难能可贵。再加上主角二人刻画十分鲜明,整体而言勉强可算为小众生相。
        此外作者对于"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理解也在读过的其他作品之上。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可不是一句空话,挽危墙之势非伟人而不能,且以宁荣二府来说已经是无可挽回的衰败之相。世家之祸多起萧墙,焉知其中没有猜忌之疑?如作者所说触柱而亡,急病暴毙,对齐鲁公主来说是最合乎逻辑的结局。齐鲁天策二人观之虽有所倚仗,风头无两,须知一朝天子一朝臣,利字当头,有哪位当权者能容忍他人酣睡在侧?
        但此书缺陷也在一个"利"字。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原本是没有错的,但是作者笔下的角色于"利"牵涉太深,更像游戏中的NPC人物,包括男主角贾瑚,喜怒哀乐皆因剧情而导。个人认为这也是作者笔下众人物虽不刻板但也逃不出片面的原因。
       作者曾问如何能像女性作者,细写情思一波三折,个人认为除性别因素外,与"感同身受"分不开。女性的共情能力一般是强于男性的,"多愁善感"对于作者来说是很好的优势。不过话说回来,感情描写实在是一件很难的事情。现在的小说中对于感情的描写多数是空中楼阁,实在是令人难过。
        此外对于此书中女主角齐鲁公主颜氏,读到因太子妃压胜一事触柱一章,不觉泪下。也正因此奇女子,原著五分的好也变成了八分。
        最后作者除情感处理角色塑造稍显笔力不足以外,剧情的把控安排都十分好。不过行文虽流畅,对古文史事穿凿痕迹太过,若有一日作者可以将读过的书内化,下笔自然而然文采飞扬,一定会大放异彩,在此祝好。

评论